所有迷惘都将化作执念,去寻找我的光

说真的,军训与手机隔离七天,一回来看到这样太感动了……我反正没见过什么世面,总之所有评论我都有在看噢。

已经开学了,更文会很慢
很慢——
很——慢——
很————慢————
很——————(被打死)

【酒鱼】世缘

●短打党费(捂脸)我杂食

●前世今生(大概?)

●一点点鱼酒?

1

孟婆是存在的,我确信。

因为我就是世人口中,一言不合灌汤给你喝的孟婆。

不过,这并不是我的故事。

如果你好奇,那么,请做好准备。

这是关于一位贤者,和一位剑客的故事。

贤者子休,剑客太白。

2

在这片大陆,战争从未止息过。

权力与阴谋的漩涡不断将更多无辜的人拽入其中。日复一日,种族之间的冲突,利益关系的纷争愈演愈烈,人们便开始吸纳拥有特殊能力的人。

比如庄周,庄子休。

他能将梦境幻化为实际。可怕的魔道竟在这里成了香饽饽,以至于他成了众首领竞相争夺的对象。

而子休只消一眼,便明了了自己的去向。

—...

主页食用说明书2.0

食品名称: 茶烬(摸仙味)

产品分类: 鸽化文手

配料: 雏菊、墨水、骤雨、泡沫、小楼、深巷杏花、雪

贮藏条件: 第五人格/王者荣耀/原创

过敏源提示: ky、杠精患者请勿食用

保质期: 永久

注:本产品随缘出没。截止至开学,不定时不定期上架,往后至少周弧,至多无期。如有需求请联系厂商QQ:3441447595,或加入买家群:837660441与诸多买家切磋交流。

【王者/乙女】如果你有了小情绪,怎么办?

●内含庄周/守约/韩信/李白/扁鹊

●入坑党费,纰漏见谅

*庄周

你打游戏已经连输四把了,郁闷的不行,每次都有队友不是演员就是不懂配合。你抱着鲲玩偶一言不发。

他是照例来看看你的。

你听到他在门外轻轻敲门,便竭力调整面部表情,然后长吁一口气,让他进来了。

他一进门就发现了你的不快,于是微微俯身,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你鼻头忽然一酸,声音糯糯道:“贤者……”

他揉揉你的头发,把你抱到鲲上,然后自己也上来,从你后面拥住你,用始终温和的语气道:“睡吧,安心一点,有我在呢。”

你也倦了,眯着眼睛,靠在他怀里。

『睡是可以睡,但你下巴不要搁我肩上呀!』

*百里守约

拥有一个居家...

【占祭安利企划Day10】孤独是无你

*又名:伊莱教你追回前女友

*以下正文

菲欧娜在校园网站上刷到了一个问题:什么是孤独?

啧啧。菲欧娜咂咂嘴,随手敲下了答案——

井盖不想进下水道:『我知道一支红笔能画一千三百八十九颗小爱心,这就是孤独。』

完美。这种句子一定能火。菲欧娜甚至开始偷笑。

果然,跟帖赞同者无数。菲欧娜慢慢悠悠地刷了起来。正享受着满足感,眼前忽然跳出这样一条回复:

『一支红笔明明只能画一千三百一十四颗。』

这是什么不解风情的人?菲欧娜皱了皱眉,抬手准备反驳回去,却忽然瞄到了那人的用户名:伊莱·克拉克。

那个永远会拿真名做网名的人,一点也不错。

菲欧娜忽然蔫了,悻悻地按下了电脑电源。...

【社园/点文返】一起做个蛋糕吧

●高甜+日常+攻与反攻(大概)

☞只要秀不死就往死里秀的两人。

●以下正文

关于庄园一周年的活动,四位最深资格的老友自主开始分工,艾米丽和莱利负责布置庆祝会场,而克利切和艾玛则负责准备宴会蛋糕。

分工是分下来了,现在艾玛和克利切采购回了材料,却在厨房里面面相觑。

艾玛小时候有父亲宠着,根本就没想过学厨艺,而克利切自小便孤身一人流浪,哪里有什么进厨房的机会。

二人只好凭着感觉,一步一步摸索了。

首先是打鸡蛋。

艾玛刚挽起袖子准备上阵,克利切就把她拦下:“克,克利切来,你休息!”

“可我还没有累呢!”艾玛发出微弱的抗议,却被克利切直接无视。她只好站在一旁观看克利切忙碌...

来叭来叭

宁斯文:

这里有一个同好交流群,欢迎大家加入!
不管你写原创还是同人,诗歌还是小说。只要喜欢文字,我们就可以愉快玩耍。
欢迎来这里交流心得和建议!
@摸仙茶烬

【占祭糖分补全计划6.29】斯人若彩虹

*一封情书

菲欧娜手里紧紧攥着那张字条。

折成了心形的纸被她展开又折好。

天哪。

她拔腿就跑到校园最偏僻的角落,颤抖着的手又拿出了这张薄薄的纸。

她又一次将它展开,一字不落地重读了一遍上面的内容,每一个字符就像是一条小虫子不停钻进她的心。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很冷,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滚烫。

她按照褶皱又把这张纸折好,再一次确认落款的人。

——伊莱·克拉克

天哪。

她把纸贴在自己的脸上,忍不住再次发出惊叹。

是的,她收到了一封情书,来自她暗恋的男生,伊莱·克拉克的情书。

谁来告诉她这是不是梦!

*惊鸿

菲欧娜在学校的日常就是——上课,发...

【活动/前机为爱发电/Day12】后知后觉

【前机】后知后觉


如果


爱是


美人鱼化作泡沫时的眼泪


……?


.


.


.


“喂!那边那个……”


埋头摆弄着手里的玩意儿的特蕾西闻声回过头,球就不偏不倚砸上她光洁的脑门,而她又由于重心不稳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
特蕾西:“……”


威廉:“……同学,你没事吧?”


没事才怪,她又不是有铁头铁屁股。


特蕾西摸摸脑袋,挣扎着想爬起来。威廉此时已经赶到,他伸过手,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将她提了起来。


是触电般的感觉。


特蕾西不善于交际,与人聊天少之又少,与除父亲之外的男性交谈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——她更喜欢安静地做自己的事...

【约特】你我的时光尽头

*合志文解禁吼吼吼(你为什么现在才发)

*以下正文


“滴答,滴答。”

雨后的初晴,微微蜷曲的叶子颤下几滴雨水,偶有那么几滴雨顺着那钟表店的房檐滑落,摔在硬木地板上,不一会儿又汇成一小滩水。

钟表店的店主是一名小姑娘,约莫二十岁,手艺高超,还兼修各种机械。此时她紧紧盯着一台相机,白暂的手竟冒了细汗。

下午三点四十五分。

还有大约一刻钟,相机的主人就要来了。

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在客人取物前三个小时完成任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初见那相机,她就知道这绝不一般,却没想到是如此的难修。甚至,她隐隐感觉,这相机不是凡物。

修了这么多年钟表,...

1/4